www.muqinqin.org
Advertisement

万圣节换妻节

有个比圣诞节还要更西化的节日,近年才在大专界兴起的,猜到吗? 是十月三十一日的万圣节! 很多赶时髦的青年男女都学起洋鬼子化个鬼装或戴个面具跑到酒吧去狂欢一夜,相当有节日气氛。 我们这些据说是未来世界楝梁的大学生,这种好玩的玩艺,哪里有不参加的道理。 不过有了狂欢便会有后遗症,就是像圣诞节狂欢之后那样,很多女生都会意外地怀孕了,然后很多私家医院就生意滔滔... 各位色友当然明白是怎么一回事,不多说了。 我和女友进大学之后都只是听闻,没真正在万圣节去过酒吧,去年我大学宿舍同房paul拉我带女友一起去。 干,他说的时候,脸上还带着淫邪的笑容:「嘿嘿,我也会带女友一起去,到时趁机... 嘿嘿嘿。 」不用多说,我也明白他这色虫要做甚么。 他是那种四处拈花惹草的男生,老实说他脸长得俊,身边不乏女朋友,但他立心不良,所有很多认识不久的女友都会失身。 这一次他要带去的女友叫小贞,据我所知他们当时才认识两个月,是另一所大学的学生,生得娇小俏丽的,干大色狼,他竟然计划在这万圣节吃掉她,我想起来也妒忌得咬牙切齿。

我想女友不会答应,所以想推掉他,他却讪笑我是"畏妻号"(日本有个洗衣机牌子叫"爱妻号"),还取笑我是xx大学最后一个处男,气得我想干他十八代祖宗,结果我大声说:「好! 去就去,到时那个不敢和女友上床的就是死日龟蛋。 」干,我就这样中了他的激将法,等我冷静下来,才想起女友如果不答应,那我就是龟了。 我告诉女友时没抱甚么希望,令人意外的是女友竟然答应了,她说:「反正其他人年年去过,我们试一下也无妨,况且 . . . 」她说得有点脸红,「我们关系都那麽亲密了,我还怕你我吗? 」我喜出望外,焦急地等夜晚的到来。 我和paul约在大学里的"情人草地"上集合,这里一到黄昏就特别幽静,草地上又零零落落分布着矮矮的灌木,只要躲坐在一堆灌木丛里干些甚么别人都不容易看到,所以特别吸引小情侣来这里幽会。 我和女友不用说也是这里的常客,我们会躲得远远抱在一起亲热,我有时还会伸手进她衣服里弄她的,不过很少弄她的,因为她很敏感,稍一挖她的,她就会呻吟起来,怕给熟同学听见不好意思。

今天我当然是坐在显眼的地方等他们,女友的投入程度出乎我意料之外,她说要去买画油和画笔,要化个鬼妆去参加万圣节聚会。 paul 和他女友在我身后突然出现,我一回头给他们吓个半死, paul 化个僵尸妆,还有两个长长的獠牙,他女友小贞却是戴着面具,也是西方僵尸那种,看起来两人还很相衬,小贞穿着低胸吊带长裙,还披着一条围巾,不过掩饰不了她从领巾和裙子之间露出性感白嫩的胸脯,还能看。 真是臭她娘的,我心里暗骂她,无知少女穿得这么性感,还不知今晚会给这情场老场夺去贞操! 不过我当然也很乐意她穿成这样,使我双眼都舒服极了。 过不久我女友来了,她又是吓我一跳,干她娘的,她戴的鬼面具也实在太恐布了,不但血淋淋的,而且还有一个眼球突到面具外来,还抖着抖着吊着没掉下来。 不过令人意外倒不是这鬼面具,而是她穿短裙来,是一件深灰色连衣毛线短裙,露出一大截白嫩嫩的大腿来,到底十月底的夜晚都有点冷,所以她腿上还穿着透明丝袜,丝袜把大腿包得更是细滑。 平常她要去外地旅行才穿短裙,这一次可能是带面具的关系,所以比较放胆些。 我和paul和小贞本来坐在草地上,她走过来,我抬头看去,差一点能看到她的内裤,弄得我的裤子胀大了起来,而paul也看得有点失神。

女友手里拿着一瓶油墨蹲下来,很不客气拿起画笔在我脸上涂鸦,paul和小贞不停咯咯笑我,不过当我眼角看到paul的眼神没在看我,而是直勾勾看着我女友。 ,女友穿短裙,还要蹲下来,裙子缩得更上去,稍为移动一下双腿,内裤就给这色狼看光了! 过不久,她蹲得有点累,干脆坐到草地上,干! 双腿一开,里面春光暴露无遗,可能她很少穿短裙,而且穿丝袜,所以没有留神,但 paul 就很留神,我见他看得吞了好几次口水,好像今晚要吃的不是小贞而是我女友,真是,令我又担心又兴奋! 女友涂了十几分钟,给我镜子照照,她妈的,那里像个鬼面,倒像给小孩涂鸦的画版那样,甚么东西也有,有屎,有龟,有黑眼圈...... 还要娇嗔地问我好不好看,真是... 我们走到校门口叫了出租车,由paul这个识途老马带我们去某区的"地下酒吧",当车到达时,我才知道这地下酒吧真的在某个小商业大厦的地库里,平时走过一定很难觉察,但今天却有不少"鬼物"走了进去。 paul偷偷告诉我说,这地下酒吧不是因为在地下而命名的,而是里面有不少"地下"东西可以卖

进了酒吧,才觉得里面气氛和外面大大不同,整个酒吧都不像酒吧,倒像个disco,播着很吵耳的摇滚音乐,有几个"鬼"还在狭小的地方里跳舞,灯光闪烁着,有些鬼身上的图案还会发出荧光,当灯光暗下来时,就会看到几个骷髅摇晃着,不过一点也不可怕,倒是令人不禁发笑。 这里有很多洋人,本地人也不少,可能近年慢慢西化的原因吧。 我们找张桌子坐下,叫了一些啤酒,喝一会儿,paul就拉小贞出去跳舞,她把领巾放在座位上,哇,原来她的皮肤也相当不错哩,他们一边跳着舞,一边示意我们一起去玩,我于是也拉女友一起去跳。 到底这里不是disco,所有可以跳舞的地方不大,加上人多就相当挤,我和女友面对面跳着,她后面男人就一直挤着她的屁股,她于是忍不住回头看他一眼,倒是吓了那男人一跳,我说过女友那面具是够恐布的。 有洋人的地方总是玩得很放,有个人扮僵尸还披一件黑外红里的披风,那装束真像电影里的僵尸,比paul扮得逼真,那人倒真的四处找女孩,见到小贞是露肩就慢慢走 过来,双手轻抱她的细腰,小贞还真好玩,配合他把头一抑,那人就朝她脖子上吻了一下,那情景真像电影里吸血鬼在吸血,然后那人把她的手举高说:「you are my lady! 」四周的人大笑不已然后报以热烈掌声。 其实还有其他人扮鬼扮怪,我和女友正在欣赏这种免费表演时,突然女友啊一声,我和她一起往下看,原来地上有个扮从地底爬出来专门拉人进墓的厉鬼,伸出带着长长指甲的鬼手,抓着我女友的小腿,两只鬼手还不断往上抓。

女友这时已被周围的气氛感染,对我说:「哎呀,我被鬼抓进坟墓里了...... 救我......」说完举起双手,双腿向下弯去,干,还真逼真,好像被拖下去那样,我也装着要救她,轻轻拉她的手,当然还是继续让她向下蹲去。 那鬼物见我们喜欢玩,就继续拖着我女友,两手抓住她的大腿,我女友重心不稳,跌坐在地上。 我这时觉得那人有意逗弄我女友,遂触发起我凌辱女友的心态,我就装要把女友拉上来,用力扯她的双手,由于她是穿长袖连衣短裙,我这样一拉,她的裙子自然缩上来,加上那人扯她双腿,她双腿一张,女友整个胯间的内裤都露了出来。 女友仍不知道走光,还在假装大叫:「哎呀,我快给他吃了! 」说完便反过身来在地上爬着,好像要挣扎出那野鬼手掌。 这时她的裙子已经给翻到她纤腰上,除了整件内裤都露出来外,还露出一截细嫩的纤腰。 她那内裤是那种三角丝质的,那野鬼戴着长指甲的双手刚好搭在她两个屁股上,干! 这次真便宜了他。 幸好地上灯光很暗,其他人都在忙玩自己的游戏,没有特别留意,我女友终于连爬带滚站了起来,把裙子拉好。 那人见到我女友的鬼脸具,看不到她的真面目,所以没有兴趣再弄她,于是继续向前爬去,找另一个猎物。

當我們都回到座位上時,大家都玩得很高興,於是再叫啤酒來喝,小貞和我女友兩個談得很興奮,到底女孩比較多艷遇,很多人喜歡和她們玩,她們也和平時兩樣,戴了面具好像做甚麼都和她們沒關係那樣。這時我留意到我女友的絲襪破了好幾處,我告訴她,她想起是剛才那長指甲鬼物弄破的,於是匆匆跑去化妝間脫掉。女友沒有絲襪的長腿更加迷人,連paul一邊喝酒一邊也悄悄地看她。當然我也沒便宜他,緊盯著他女友小貞的胸脯,當她笑起來彎下腰時,從她裙子上向進去,兩團大奶子露了三分之一出來!小貞和女友談得很高興,於是兩人拉著又出去跳舞和玩耍,paul見她們進了人堆中,便從口袋裡拿出一包藥粉,說:「我剛才買的,專門對付辣妹。」說完就在小貞酒杯裡倒進去,然後再拿出第二包,說:「我看你沒經驗,不懂買,所以幫你買了。」說完向我女友那杯倒去。我知道那是迷藥,但不知道有甚麼效用,連忙拉著他。他說:「你想做烏龜嗎?」我說:「不是,不過別下太多。」他只倒了半包,說:「隨便你,只下半包她還會有知覺,萬一給她醒來,給她發覺了,後果自負!」我雖然喜歡淩辱女友,但還是很愛這苦追兩年的女友,到現在為止還想和她長相廝守,當然不想給這種不知名的藥物害了她,所以我堅持只下半包,paul沒法子,把另外半包給我,說如果我後侮就把那半包也下了。

不久我女友和小貞回來,一邊興奮講著自己的遊戲一邊喝酒,完全沒察覺兩杯酒都給paul下了藥,我們繼續開心地講笑,但小貞開始有點支持不住,整個人累得倚在paul肩上,我女友還笑她酒量差,喝了幾杯啤酒就醉了,她站起身想去廁所,結果身體搖搖晃晃快要倒下,我忙扶著她,向廁所走去。她笑道:「原來我自己也喝醉酒了,平時我能喝上十杯啤酒,今天才喝第五杯……呵呵呵,你壞了,你是不是放迷藥?」我女友不是笨蛋,不過給她揭穿我有點面紅,不過她還是很體諒我說:「嗯,小笨蛋,我們已經做過,你還想迷姦我嗎?」我故意點點頭,她也只是笑笑,默許我這樣做。我把女友帶到廁所外面時她已經左顛右倒,站也站不穩,我看周圍的人都亂紛紛的,有些男扮女有些女扮男,所以我決定帶她進男廁好了,不想她掉進廁桶裡。廁所裡也是昏暗,女友帶個面具,雖然有幾個男人出入,但也不以為意,我把她半拖半拉進一個廁格,幫她掩上門,不久她便尿完,搖搖擺擺走出來。幹她娘的,竟然沒把內褲拉上去,內褲還掛在大腿上,幸好短裙是放下了。

她倚著我,走到洗手盤前,要洗手時因為昏沈沈,所以上半身半伏在洗手盤上。我告訴她還沒拉好內褲,她叫我幫她。我見到有個酒鬼站在“站位”那裡拉尿,我心裡又激起淩辱女友的想法,於是把她的短裙拉起來,兩個白白圓圓的屁股全都露了出來。其中一個酒鬼看到了,我見他拉尿那雞巴立即脹大起來,還看得入神,把尿拉到地上去。我把女友的內褲拉上來,那人也拉完了尿,走過來,欺過身來悄悄對我說:「你女伴屁股很漂亮,給我摸一下好嗎?」我看到女友已經昏沈沈倚在我身邊,於是對那人笑笑說:「好,就一下!」我沒把女友的裙子拉下,所以那人粗大的手掌直接摸在她的內褲上,來來回回地摸著,女友那內褲是絲質的,很薄,我可以從那人臉上的淫笑斷定他一定摸得很爽。他見我很大方,就試從女友內褲腰伸手進去內褲裡面,我當然沒反對,因為我看到女友給別人這樣摸屁股,實在太興奮了。那人粗手摸捏著她的兩個圓圓屁股,手越伸越下,還從兩股間壓進去。幹!幹他娘的,簡直是太瘋狂了,我想他的手指可能已經碰到我女友的小穴,他的手突然向上一提,我女友啊了一聲叫我不要在這裡玩,雖然她不知道誰在摸她,但還算清醒,所以我忙暗示那人抽出手來,他有點失望,臨抽出來之前,還再用力按進我女友兩股間,害我女友又叫了一聲,當他抽出手來,我見到他食指和中指有些黏液,幹他媽的,只叫他摸一下屁股,他竟然連女友的小穴也挖了兩下!他還把手指放在嘴裡吸吮。我怕他突然發起獸性姦了我女友,又怕paul在外面等太久會來找我,所以我就扶女友走回座位。

回到座位,我看到小貞整個頭伏在桌上,paul已經替她拿下面具,露出俏麗的臉孔,和她伏姿露出的大半胸脯相襯,竟然也使我對她有點非份之想。我女友看來也有五分醉,再加上那些藥力,已經把頭依在我的肩上,我也把她的面具拿下,看她眼睛都睜不開,她把胸前兩個肉球貼在我手臂上,使我不斷從手臂傳來她透過毛線短裙壓來軟綿綿的感覺。paul向我擠擠眼,然後叫來酒保低聲向他說些甚麼,作手勢2字,酒保寫一張紙條給他,paul把小貞抱起來,小貞軟軟地依在他的懷裡,他向我示意叫我跟著他,我也扶起女友,還好女友還能有點知覺,所以能給我半拉半走。我們經過一個窄小昏暗的長廊,轉了兩個彎,走到下一層,他媽的,這裡真的叫地下酒吧,還有下一層呢!下層有兩個大漢守門,paul把那張紙條給其中一人,那人用對講機說些甚麼,雖然是用台語,但我還是聽不明白,可能是黑社會暗語吧。一會兒有個侍應開門招呼我們進去,連過兩道門,進去時便聽到四週有很多淫聲,一個個布簾分隔的床位至少有二、三十個,有點像大病房裡的床位那樣,布簾之間有個左轉右轉的通道,只不過這裡燈光昏黃,還有搖滾音樂聲,不算太大聲和那能淫聲夾雜著,倒是一片淫靡的聲音。

我們走過好幾張床位,偶然看見布簾沒拉好,可以從隙縫間看到裡面男人騎在女人身上的情景,這裡都好像不設防的,隨時那個人都能拉開布簾進去,只是氣氛太淫蕩,誰都在顧著幹自己的女友,哪裡有空理別人?侍應帶我們到某個角落指其中一個床位,布簾上有個小牌子寫19號,paul因為小貞完全昏沈,他抱不到,所以先把小貞拉進床位裡,把她放在床上,又走出來,因為我們是在不同床位,我這新來的當然要他陪我,於是他幫我扶著我女友跟侍應轉個彎,不太遠就到了,是23號床位,paul很有經驗地拿張紙幣給侍應作小費。我們進了床位,我見到女友也像小貞那樣昏沈沈的,paul比我矮一點,所以我們一起扶我女友,女友身體卻都靠在他身上,右邊胸脯貼在他身上,我故意沒力,結果到床前時,女友全身都倚在paul身上,他連忙把她抱著。我說:「對不起,我沒力了。」paul怪笑說:「你不要介意女友給我抱抱就行。」我說:「沒問題,反正大家都同室半年,很熟了,還要麻煩你幫我把她抱上床。」paul好像求之不得那樣,身稍彎低抱起她的腰,然後把她放在床上,我女友躺下時,paul假裝沒力也整個人跟著壓下去,幹他媽的,他的臉正正貼在我女友線裙上胸前隆起那兩個乳峰上,好一會兒他才站起,我女友的短裙給他的動作拉扯縮了上去,內褲都露了出來,兩條赤條條的圓嫩修長美腿都暴露在paul面前。

paul貪婪地看著說:「哇塞!你女友的大腿真美……」說完趁機在她大腿上摸了幾下,又說:「你讓我親近一下你女友,等一下給你親親小貞。」paul這色狼其實很哈我女友,我就趁機讓他得嘗所願,一方面當是多謝他今晚帶我們來玩,讓他花費不少;另一方面,我看女友給別人玩弄自己也會相當興奮。我於是答應他,說:「不過要點到即止。」他已經沒多理會我的話,雙手就在我女友光滑的大腿上撫摸起來,很快他的手指已經來到她的大腿根部,在她大腿內側撫摸著。我看自己女友給室友這樣撫弄,覺得很興奮,就走過去,一邊撫摸女友的胸脯,到底是隔著衣服,感覺不夠真實,於是就拉開女友背後的拉鏈,從她背後解開她的奶罩,她那天穿著沒吊帶的奶罩,所以解開扣子一拉,整件奶罩扯了出來。我的手回到她的胸前,現在雖然隔著毛線裙,但感覺很直接,能夠感受到她兩個乳房的柔軟和突起的乳頭,paul見我玩得高興,他也伸出左手來和我分一杯羹,見他肆意地揉弄我女友的胸脯,我心裡又妒忌又興奮,很有快感。他右手仍繼續在她下體那裡玩著,他手指在她兩腿間的部位按著揉搓著,我女友有反應,從鼻孔裡哼出聲音來,paul就更高興地在她私處部位按下去,內褲出現了一個深坑,裡面的蜜汁還把絲內褲浸濕,顯得半透明,裡面黑黑的陰毛也若隱若現。

他的手指在她內褲邊沿弄著,突然朝裡面一擠,手指從內褲邊擠進我女友的小穴裡,她在朦朧間哼了一聲,我忙叫paul退出來,paul愛不釋手,不過還是抽出手來,說:「你真小家,讓你先來搞我女友吧,等一下再來你這裡。」我心裡想,也好,先玩弄你的女友,於是把我女友的裙子拉好,用被子幫好蓋好,遮蓋她兩條雪白細嫩的長腿她睡得很熟,我不禁在她泛紅美麗的臉蛋上親了一口。我們來到paul的床位,小貞睡得很昏沈,都拜paul剛才下重藥所托,paul真的沒我那麼小氣,他很大方把小貞的裙子扯脫下來,解開她的胸圍,小貞上身頓時全展暴在我們眼前,兩個豪乳一晃一晃,paul一手捏弄了上去,手指還不斷捏她的乳頭。小貞在酒和藥物的迷情下,沒有反抗,只有不斷呻吟。他見我站在一旁,招呼我說:「別客氣,看我摸得多爽,你也來摸摸嘛。」我嘴說不好意思,卻也伸手抓住小貞的奶子,哇,果然爽爽!paul說:「你不用不好意思,等一下讓我同樣玩你女友一次大家就打平手了!」paul在我撫摸小貞奶子的時候,他把她的內褲也脫了下去,哇塞!人不可貌相,小貞臉白白嫩嫩,私處卻有著濃密的陰毛。paul沒理這麼多,手插在她雙腿間,手指挖進她的小穴,小貞開始扭著腰,「啊……啊……」那樣淫叫起來,是很誘人的叫床聲,把我們都誘住了。

paul脫下自己褲子,他那根巨炮已經幾乎呈九十度直角豎起,蓄勢待發。他就像表演小電影那樣,在我面前,操起小貞的雙腿,把他那大雞巴一下子插進她的小穴裡,動作很純熟,他經驗豐富,眼前這個大學生妹妹就這樣失貞給他。小貞叫了起來,雖然迷迷糊糊但還是有感覺,扭動著蠻腰配合paul的攻擊,我仍在捏弄她那兩個令人神往的大乳房,雖然還是我女友較好,但小貞始終對我來說是有新鮮感,所以我特別賣力抓捏,把兩個奶子弄得變了形。小貞開始浪起來,雙手伸起抓住我的脖子,我有些歉意的對paul說:「對不起,把你女友也弄了。」paul揮揮手說:「別這樣說,其實我很喜歡別人和我一起幹我的女友。」哈,原來世界上像我這樣喜歡淩辱女友的人不少,paul也是其中一個哩!我便不客氣繼續玩他女友的奶子,他媽的,朋友妻,真是爽極了。過了一會兒,paul把小貞反轉過來,從後面插進去。我要摸她的奶子比較困難,但這時我已經慾火大燒,自己的老二快要奪“褲”而出,很需要解決,要回去好好地把自己女友幹一次,於是我告訴paul我回去自己床位,臨離開前paul叫我別食言,要把我女友讓他同樣玩一下。

我匆匆拉起布簾,衝進一個床位,他媽的忙中有錯,走錯了床位,裡面有個三、四十歲胖胖的男人,正伏在他女伴的赤裸裸的胸脯上吮吸著她的奶子,我忙說:「sorry!對不起!」那人回過頭來看看我,我忙後退出來。真是他媽的好險,那人看起來不是善男信女,差一點給他毒打,不過剛才一瞥,他女伴倒是很年輕,兩個奶子又大又圓,很好看,可惜!走錯床位要怪的是那床位牌子很不顯眼,燈光又不太亮,走漏眼絕對正常,我剛好看看那床位是23號時,那男人竟然追出來,嚇我一跳,以為要打我,怎知他粗手把我一拖進那床位說:「臭小子,想偷看、想幹女生又不敢進來?」因為有些酒意,我腦裡面有點混亂,覺得很不妥,但又不知道是甚麼問題,但當我見到床上那少女時,我當場呆住了,床上的少女就是我女友,毛線連衣裙已經被那男人拉開背後的鏈子從上面扯到腰上來,兩個圓鼓鼓的大乳房完全暴露著,剛才我衝進來時看到的是那男人正在吸吮她的乳房和奶頭,啊!簡直是他媽的!不是我走錯床位!幹他娘的臭穴!我頭腦才慢慢轉動起來,這23號床位的確是我的。我呆住其實只是很短的時間,那男人見我愣住,說:「臭小子,還沒見識過嗎?不要緊,你今晚可以免費試試!」說完又自己走到我女友旁邊,把她的裙子再往下拉一下,抱著她嬌柔的纖腰,我女友無力的身體往後一抑,兩個大奶子更加突起,那男人碎鬚根的大嘴咬了上去,含著她的乳頭,然後向後扯拉,我女友登時“哼哼嗯嗯”地呻吟起來。

我看得不知是甚麼感覺,但別以為我一定很生氣,其實我的感覺不壞,一陣陣眩目的快感衝向腦袋,我從沒見過女友這樣給陌生人玩弄。那陌生胖漢放開嘴,轉為用手摸捏我女友的大奶子,把兩個大奶子像搓麵粉那樣擠成各種形狀。他還一面得意洋洋說:「我今晚運氣真不錯,和一個朋友來這酒吧,看看有沒有女人上釣,結果找到一個,我們就輪流幹她,我先幹完,輪到朋友幹,我無聊四處走走,無意中看到這裡有個這麼漂亮的幼齒被人家丟在這裡,所以進來幹她。哈哈,你說我運氣好不好?」我無言以對,他又好像專家那樣教我:「你看這幼齒,你猜她有多少歲?我看她的臉,估計是19歲不會超過20歲吧,不會錯的,但她兩個奶子倒是很成熟,哇,我玩得太爽了!」我女朋友是21歲,他猜得很接近。他玩著我的女友,繼續說:「你別看女生的臉都是一派正經,你看這美媚,看起來這麼正經,你再看…」說著把她的連衣裙整條脫下扔在地上,然後迅速把她的內褲脫了下來,我女友全身便赤條條的。他把她雙腿曲起,然後向兩邊壓下去,我女友私處小穴整個暴露出來,連兩片陰唇間的小洞洞都給他張開能夠看見。

我興奮得下體都脹滿,心裡咬牙切齒,不過不是罵那陌生男人,而是罵自己心愛的女朋友:幹她媽的無見笑,竟然躺在這裡任陌生男人掰開兩腿把小穴都露出來!那男人對我說:「你看這裡!」他的手摸在她兩片陰唇上,說:「你看她表面很清純,這兩片唇子厚厚多肉又柔軟,我敢說她骨子裡一定是很淫賤的,任何男人只要稍逗她一下,她一定主動給他幹!」他說了一大堆淩辱我女友的話,我聽得卻是很興奮。那男人脫下褲子,露出他那兇巴巴的大雞巴,有足八吋長吧,又粗又大,已經是直挺挺的,圓大的龜頭油膩膩閃著光芒,他媽的,他想幹我女友!我心撲通撲通跳著。上次裝睡看叔叔幹女友,這次又是新的刺激,這個男人是完全不認識的,要來姦淫自己心愛的女友,實在太令人興奮(當然也有點擔心,因為不知道那人會不會有病,他沒戴套套)!他把我女友的下體移向他,我深吸了一口氣,屏住呼吸,我心愛的女友要在不知不覺中給陌生男人強姦,太令人…那男人快要壓下身子,雞巴都已經碰到我女友的小穴外,他突然停住。他對我說:「這個姿勢不太好,插不夠深,來,臭小子,別像木頭那樣站在那裡,來幫忙一下,等我爽完就輪給你。」我照他指示走到女友背後(就是頭那邊),他把我女友兩條玉腿舉起來,曲到她胸前,然說叫我幫他抓住我女友的腿彎,還要向兩邊張開,這個姿勢使我女友的小穴完全向上而且張開著,我的心又是撲通撲通地跳,我想那時我一定有點迷糊,因為我到後來想起都有點後悔,這不單是把女友讓給別人幹,還要自己把女友雙腿張開任他幹。

那男人真的把他那巨大雞巴插進了我女友的小穴裡,我親眼那麼近距離看到的,他插進四分三之後稍微停下,就再全根插入。我女友雖然吃了迷藥,但還是有知覺的,「嗯嗯啊啊」地叫了起來,身體開始左右扭動起來,雙腿開始發勁夾起來,我扶也扶不住,給她掙脫了。但那男人的粗腰正壓在她的胯間,她雙腿一夾,也只夾在男人那粗腰和毛茸茸的大腿上,完全不能保護自己。那男人見我放開她雙腿,就自己用雙手按在她兩膝上,然後用力壓向兩邊,幹他媽的,他把我女友雙腿弄得像展開“一”字馬那樣,兩片陰唇也跟著張開,他還要把他那肥油油的身體壓下去,使他那巨長肉棒更深入地插在我女友的小穴裡。女友的叫聲雖然不大,但已經接近哭泣聲,她雙眼沒睜開,但牙齒卻咬著下唇,她到底知不知道現在正給醜陋肥胖的不速之客淩辱強姦呢?那男人的花樣倒是不多,就這樣站在床沿,搖動著大肉棒,在我女友的蜜穴裡攪動抽插,我女友的叫聲緩和了,只有“哼哼嗯嗯”的呻吟聲,她那蜜穴裡的淫汁滲了很多出來,每次當那男人的雞巴抽出來時都帶不少黏液出來,當他幹進去時,又有“唧唧”的撞擊淫水的聲音。

女友給幹得全身都粉紅起來,她的腰背彎曲起來,把兩個大奶子挺起來,隨著那男人的姦淫而上下晃動著,好像很想給人家摸捏那樣。那男人集中精力在抽插她的私處,沒有理會她,我就伸手抓上去,熱烘烘的,我感到她已經是很激動的,我的手剛摸捏到她的乳房再到乳頭時,她兩手已經緊緊握住我的手,不讓我雙手離開,還大力按向她自己的奶子。我就照她的意願,瘋狂地捏弄她兩個大乳房,到底看著她給別的男人幹還這麼爽,實在有點嫉恨,捏她的奶子就像是報復那樣,差一點把她奶汁都擠出來。那男人就這樣抽插了四、五十下,我女友已給全身扭曲繃得緊緊,兩隻本來雪白的玉腿,現在使勁地在搓著那男人粗毛的大腿上,弄得大腿內側都紅紅的,嘴裡“呀呀啊啊”地叫起來,這是我熟悉的高潮現像,她小穴不斷滲出淫水來,流在床單上,弄濕一大片。如果平時我和她造愛時,到這刻我也會射精,我們就會停下來,但那男人似乎還沒完,這一次他幹脆把我女友兩個屁股用雙手捧著,然後扭動著粗腰,他那支大雞巴只插進一半,然後順時針方向扭轉,弄得我女友那小穴口歪來歪去,裡面攪動幅度之大更不必說了。

女友又淫聲大作,她的淫聲曾經只是屬於我擁有的,是很嬌嗲。不知道誰創作“叫床聲”來形容女人的淫叫聲,那人簡直是天才,我女友那淫聲實在是叫床聲,任何男人聽到都會想把她弄上床把她幹得死去活來。那男人聽到果然也氣急起來,把他雞巴倒過來逆時針方向轉動,然後又轉過去,我看女友的小穴給他幹得繃得很緊,我想他如果再用力,說不定把我女友的小穴都幹裂!我女友又是給他折騰得嬌喘連連,當那男人把肉棒再次完全地插進她小穴裡時,她又叫了起來,小小嘴巴張得開開,小穴任那男人亂插。這次她雙腿已經沒力地掛在那男人的腰上,隨著那男人的衝刺而在空中晃動,她的陰精又給弄得亂流在大腿內側和床單上。那男人最後用盡力把雞巴插在她小穴裡,然後也大叫一聲,我聽到啪啪聲,幹他媽的,不知道為甚麼幹我女友的都要把精液灌在她小穴裡?他的精液好像很多,在我女友小穴裡“撲赤撲赤”射了四、五下就抽出來,精液就噴在她的小腹上和大腿上,他還要從側面走過來。我看過不少A片,知道男人幹完女孩後還要做甚麼,所以慌忙放開女友的兩個大奶子,他又向女友的大奶子射了兩下,白白黏糊糊的,弄得她一塌糊塗。

他雞巴軟了下來,但仍很粗大,龜頭馬眼裡還不斷冒出白黏黏的精液,他再走向前,左手握著我女友的下巴,女友正在張著嘴巴氣喘著,給他一握,嘴更開了。他的右手就把她的頭捧上來,把他那軟了一半黏糊糊的雞巴擠進她的小嘴巴裡,還要用力把她的頭按自己胯間。我看到女友的臉全埋在他的胯下,他的大雞巴在她嘴裡弄進弄出,精液弄得她滿嘴和兩頰上,還會閃閃發亮。女友好像很有知道,嘴巴配合在動,吮吸他那粗大但髒兮兮的大肉棒,當那男人又抽搐幾下,拔出雞巴時,很黏性的精液還從女友的嘴唇和他的陽具上還牽一條絲狀的線。真是幹她娘的,真夠淫蕩。我女友像死去那樣癱直在床上,那男人很滿意拍拍屁股穿上褲子,說:「小兄弟,這美媚真好玩很銷魂,不知道她是哪個場(指夜總會那種)的,不然還要去買她幾晚玩個夠。你別浪費時間,快幹她幾次,你今晚來這裡的消費都值回票價了。」說完就走出去。真是幹他媽的,把我女友幹成這樣,我還有甚麼可以值回票價呢?倒是把女友白白送給人家幹,賠大本了!之後的事情我不詳述了,我幫女友抹乾身上的精液,但因為那裡沒浴室,我覺得她給男人姦過身體不乾淨,不敢和她性交,幫她穿上衣服時,她已經有九分清醒,還嬌嗔說我迷姦了她,真是幹她媽的,她自己給男人騎了一晚還說我迷姦她。當然我沒告訴她真實情況。我們相擁睡了兩三小時,到淩晨四點多,paul已經來叫我們走了,我們又搭計程車回大學去了。

今年的万圣节过几天就到了,正日是10月31日,虽然我们已经毕业各奔东西,但paul上星期还是约我和女友在10月30日(星期六)夜晚再去那酒吧玩,还说他会介绍他的新女友给我认识,我当然答应他。 我女友也开始去买道具,她说今年要扮女巫,其实扮甚么都没所谓,我开始幻想和计划怎样玩弄凌辱她,嘿嘿嘿...... 看过我去年经历,想不想带女友或妻子去那里见识一下? 那酒吧在市西,叫"x泉地库酒吧",有个很好听的英文(法文? )名,我忘了怎样写,俗称"地下酒吧"。 要告诉大家的是那里真是龙蛇混杂东方人西方人杂交的地方,初去最好有像paul那种识途老马带去较好,治安差,不要带大量金钱首饰。 你们今年去可能碰到我,你如果身体精壮的,说不定让你见见我女友,呵呵呵! 当然我听说那里曾经发生过风化案,是在男厕里,所以带女友、妻子要小心保护,不然给其他人拖去就不好,那些黑社会酒保还不许你报案,你只好眼巴巴看自己心爱(? )的女友给人家糟踏凌辱,滋味不会太好,除非你们像我是这种喜欢凌辱女友的人

Advertisement